凤凰华人资讯网
美丽的小城魅力的边陲
来源:
调整文字大小:


作者:今珊 

我这还是第一次到满洲里,虽是公差,我还是尽可能地通知了所有在满洲里的朋友。金杰在海拉尔铁路局工作,他特意从海拉尔上车陪我欣赏着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一路风景。四月的草原显得悲怆和苍凉,辽阔无际的草原上只是偶尔才见到远处点点牛羊在蓝天白云下,啃食着草原上留剩下的枯草,我在这显得苍凉的草原上亲历着这“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满洲”这个词对我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因为我爸也属于闯关东一族,在东北生活了几十年。我们是听他唠叨有关“老毛子”、“伪满洲”、“满族八旗”等他亲身经历过的事长大的。但是真的到了“ 满洲里”才知道“满洲里”并不是爸爸口述的“伪满洲”,满洲里的居民大都不是满族。

满洲里原来称为“霍勒津布拉格”,是蒙语,意思为“旺盛的泉水”,所以人们称满洲里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也是辽阔无垠的大草原上的一股清泉。一百年前,沙俄修建通往中国的铁路时才改名为“满洲里亚”,现在的“满洲里”是俄语的音译,也正是因为清朝时期俄国人在这里修建了铁路,满洲里这个边境小镇才有今天的“东亚之窗”的美誉。满洲里北邻俄罗斯,西连外蒙古。 这个市区常住人口不足10 万的边陲小城 ,却是美丽和谐的居住着20多个民族的大家庭。初到满洲里,你会看到大街上绝大多数都是俄罗斯人,我从朋友那里得知,除了往来的俄罗斯商人外,还有更多的是有俄罗斯血统的中国人,当地的汉人至今还一直背地里喊这些俄罗斯后裔为“老毛子”。

 四月的满洲里,时有西伯利亚的寒流入袭。朋友们都说是我的到来使得乍暖还凉的满洲里突然变得温和起来。早晨的太阳冲破了淡云薄雾的笼罩,略带羞涩地慢慢升起,我被朋友云华子喊醒,早点过后,开始了我们一天的旅游。云华子土生土长,也是吃铁路的,他性格豪爽率直奔放,不拘小节,是个敢揪下脑袋让朋友当球踢的蒙古汉子,因为他的儿子是我的学生的缘故,使得他对我显得格外够爷们。他告诉我“到呼盟不到满洲里是憾事,到满洲里不去国门看看那会是你终生遗憾”。第一站我们选择了去国门。云华子的哥们翁先生刚从俄罗斯回来,被华子提留来为我们驾车当向导。从满洲里市区往西三公里就到了国境线。实在不凑巧,旧国门刚拆掉,正在修建第四代国门。远看对面100米处矗立着镶嵌前苏联国徽的俄罗斯国门,上面蓝底白字的书写着“CCCP”几个字母。虽然没能登高国门眺望,但是站在这个曾经在中苏对峙,屯兵百万,政治极为敏感的地方,也自然地勾起了我很多的忆当年,历史的风云也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

满洲里,这座小城是安逸的,悠闲的,而色彩也是丰富的。火车站东侧有一片保留的比较完整的木刻楞房屋,据说是沙俄时代留下的。这些房屋现在仍然有人居住,多数是经过粉刷但是已经显得非常陈旧的了,一些临街的木刻楞被改造成小饭店,形式复杂,修建精细, 数量之多,工艺之精,历时之久,真可谓悠闲在满洲里也能领略异国俄罗斯的风情。

 满洲里无霜期仅仅八十天,四月满洲里的霜雪依然可见。我曾想,假如要是在凉爽宜人的夏秋来到满洲里,肯定会更有一番韵味。夏秋的草原上那丰美的水草、辽阔的牧场、点点的毡包、勤劳的牧民、悠扬的牧歌、成群的牛羊、憨实的骆驼 、闲不住的牧羊犬,他们同在蓝天下,共沐白云中,他们才是最美最靓的一道风景。身居闹市的我们置身于这最美最靓的风景中,尽情地享受着这都市绝不会有的新鲜和幽静。夏秋的呼伦贝尔,绿草如荫,辽远无际,朵朵白云似的羊群在茫茫绿海中轻飘漫移,湛蓝温和的呼伦湖轻波荡漾,巍峨耸立的第四代国门庄严肃穆,热情奔放的蒙古风情雄浑厚重,承继远古文明的扎赉诺尔文化源远流长,中西交融的城市风格独具魅力。啊!美丽的小城,魅力的边陲,好一个让我流连忘返的满洲里。

满洲里与俄罗斯从政治经济文化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提起满洲里自然地会联想到与她“毗肩而居”、“鸡犬相闻”的俄罗斯。夜幕降临,可以远眺对面俄罗斯的边境小城——后贝加尔斯克,透过暮蔼中的一层轻纱,能够清晰得看到异国的灯火,透过迎面吹来的略带凉意的春风,似乎感觉到了异国的风情,似乎听到了美丽动听的俄罗斯民歌,似乎那悠扬、浑厚的“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随风在我的耳边飘过......可惜时间不允许,只好谢绝朋友到境外亲历俄罗斯乡土人情的盛邀。

我第一次来到满洲里,虽然并没有完全地领略到她的广袤和富饶,但是这不足20万人有20多个民族的和谐小城足以让我欣慰,这美丽的小城,魅力的边陲,好客的朋友,异国的风情让我心醉。

再见了,美丽的小城,魅力的边陲,令我心旷神怡的满洲里!一个令我向往留恋的地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