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华人资讯网
贫贱夫妻百事哀吗?
来源:
调整文字大小:


作者:彧润 

潦倒邱园二十秋,亲炊葵藿慰余愁。

绝无暇日临青镜,频过凶年到白头。

海气荒凉门有燕,溪光摇荡屋如舟。

不能沽洒持相祝,依旧归来向你谋。

这首题为《内人生日》的七言律诗,是明末清初泰州人吴嘉纪所作。吴嘉纪生性耿介高洁,能文善诗,一生没有做官,与妻子王睿一同过着躬耕垅亩,诗书自娱的清贫生活。

春暖花开,桃红柳绿,妻子一年一度的生日又来到了。吴嘉纪多么盼望能给妻子过一个象样的生日呀。但每天看到的是波光粼粼的溪水和上下翻飞的燕子,居住在荒凉海边的草房仿佛是一叶扁舟,在海风中飘摇。结婚二十年来,爱妻要纺纱,要下田,要挖野菜,要生火做饭,哪里还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闲情逸致;如今我年过半百,白发丛生,仍一贫如洗,连一壶酒都买不起,只能写首诗祝贺,略表一下心意罢了,岂能不泪如泉涌呢?

诗不事雕琢,清新自然,将贫贱夫妻的真挚爱情表现得酣畅淋漓,感人至深。诗人传世的《今乐府》和《陋轩集》都是在妻子鼎力维持家计、默默劳作的前提下,一篇篇积聚起来的。

再来看和吴嘉纪生活在同一时期的著名文学评论家金圣叹的《妇病》五言律诗:

妇老周旋久,呻吟入性情。

贫穷固讳疾,井臼且伤生。

夫子渐衰暮,儿曹全未成。

百端寒热里,误汝一身婴。

诗的大意是:妻子啊,你病得不轻呀,只因家贫不让我去请医;你长年累月汲水舂米,弄得诸病缠身。还时时惦记着未成年的孩子和我这年迈衰暮之人。世态的炎凉,沉浮的煎熬,全因为我误了你的一身。

诗中虽没有描绘现在青年夫妇中常见的爱得死去活来的缠绵之情,但满怀歉疚的诗句里,流动着诗人对妻子的十分敬重、关爱却又无可奈何之情。

“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以为这“哀”主要还是旁人的看法。而当事人虽然生活清苦,贫病交迫,不能给心爱的人以起码的物质安慰,有愧疚之心外,内心并没有多少哀——多少可怜的成分。应改为“贫贱夫妻百事爱”,因为在他们看来,穷一点,苦一点,没有什么,只要夫妻间有真挚的爱,对方能知道爱,珍惜爱,这就够了。直到今天,我们还常能听到这样的话,也常能见到持有这样观点的夫妻。

吴嘉纪和金圣叹之所以没有被生活所压垮,没有被被黑暗社会所吞噬,还能有较大的作为,就是因为他们身后有一个坚强的女性在无怨无悔地默默地支持着,伟大的爱情滋润着他们,不停地往他们的心灵中注入暖融融爱情活水,在窒闷、凄凉、压抑的空气中仍能自由地呼吸。

如果这些女性怨自己命运不好,怨丈夫没有能耐,整天哭哭啼啼、指桑骂槐,“一哭二闹三上吊”,爱折腾来折腾去,没有一个平静温馨的家,不用说写诗搞创作,就是过平常的生活也难以过下去。所以,当我们赞美诗人诗写得美妙时,不应忘记赞美他们身后伟大的女性。

说中国人“勤劳勇敢,吃苦耐劳”,我以为主要应指中国的女性。她们为男人苦、为男人累,累出了一身病,还总是把好吃好穿好用的给男人,借用前几年流行的一句话——“爱你没商量”。

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谈到了“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笔者以为应该加上一句:具有吃苦耐劳精神的妇女也是中国的脊梁。

具有吃苦耐劳精神的妇女,能使贫脊的地土,一贫如洗的家庭,白发谐老、相濡以沫的夫妇间,仍能绽放出芬芳的爱情之花,结出丰硕之果。

“贫贱夫妻百事哀”,确实应该改为“贫贱夫妻百事爱”。

写于2009-3-30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