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华人资讯网
扶林晚風:小夥計
来源:
调整文字大小:

李焯芬

 我的母親個子不高,卻是個精力充沛、十分堅毅能幹的婦女。如果她生在今天的香港社會,說不定能當上個「女強人」。

 兒時家境並不豐裕。母親有意去接些女紅的活回家做,幫補家計。經人介紹,她開始接些手套回來縫紉,一針一針的挑縫,後來還分發給一些周鄰的婦女,一起幫忙縫製。那年頭,香港工業剛起步,有許多活兒需要人做。

 讓母親承包手套活的那間工廠在九龍的大角咀,而當時我家在港島的東區。當年沒有地鐵,也還沒有海底隧道。母親經常需要提茖潃荌握j的塑料袋,到廠裡把原件領回來;縫妥後又把成品送回廠裡去。當時是先坐巴士到中環統一碼頭,再坐渡海輪到大角咀,然後還得走十來分鐘的路才到廠。做手套的原料是布匹或皮革,提起來也有一定的重量。母親的工作甚忙,既要料理家務,又要縫手套。到了我唸高小的時候,母親開始讓我幫忙,做她的物流小夥計,把縫好的手套送回去,又把原件帶回來。

 這份小夥計的工作,不能說一點都不累,不過也是個鍛煉的機會:我要學會搭船搭車和待人接物(跟廠裡的工友打交道)。這也是成長的一部分。

 多年後,我在加拿大成了家,有了兩個男孩。他們和周邊的加拿大孩子們一樣,都曾有過一些課餘當小夥計的經驗。老大曾在鄰近一間快餐店打小工;老二則當過報童。印象特別深刻的是老二在隆冬裡派報紙的光景。每天清晨五時,才七、八歲的他起來把一疊疊厚厚的《多倫多星報》分類疊好,將報紙放在雪橇上,在雪地上來回拖荂A挨家逐戶去派報;偶爾還得處理客戶投訴和收帳等問題。他母親不放心,也只能開茖恩捋椰a偷偷跟荂C如今,這也是他們成長的一部分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