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9-15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游走在成都宽窄巷子……多图奉赠

发布日期:2019-08-24  来源:



    【游走在宽窄巷子,在传统与时尚中穿越】

    游走在宽窄巷子,在传统与时尚中穿越,既无目的,也无期待……随意地让自己的心身融入这灰砖青瓦和霓虹灯影杂乱交织的街巷,你会感到是那样惬意,那样放松……岁月仿佛流进了一个回水沱,诸多的元素在这里汇合、回荡。四处可见的传统的印记,扑面而来的新潮与时尚;吊柱上悬挂的宫灯、屋脊上镂刻着瑞兽的飞檐,时时在提醒你中华文明的悠远;街边吹洞箫的老人和从孤独的手风琴演奏者的指下流出的怀旧的音符,仿佛在执着地守护着渐次淡漠的传统;迎面而来跨着路易威登包的摩登女性,酒吧间昏暗的灯光下飘散出的西班牙吉他声、橱窗上令人炫目的路易十三的图片广告——又是如此清晰地传递着时尚的气息……传统与时尚在这里融汇;历史与现实在这里碰撞,而游客则好像在时光隧道中穿越。但是,有多少人知道那厚厚的木门里面的古老的故事呢?

    曾几何时,历史给予了长城以北的这个民族的一次难得的机会,由于众所周知的陈圆圆的故事,由于吴三桂的冲天一怒——他们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也许长眠地下的努尔哈赤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子孙可以兵不血刃地进入山海关!……

    大清的建国者为了守住这得之不易的家业,建立了八旗制度,实行了严格的满汉分治并给予八旗氏族足够的俸禄,给以八旗子弟进入到文官武将的优先待遇,希冀他们的子孙能够延续祖宗的彪悍勇武,同时避免被汉文化同化,能够让满清的龙脉继续发扬光大……成都显赫一时的少城就是在这种情势下诞生的。但是,大清的建国者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近三百年的时间里,满民族却一步步地融入了根深蒂固的华夏文明之中,他的子孙在这山温水软的疆土上逐渐消磨了北方名族的剽悍与意志,一步步走向没落。而当时所修建的区别与汉民族的满城,除了一道城墙以外,已经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作用!然而,当皇恩远沐的八旗子弟在吃着黄粱,衣食无忧的境况下,享受着提着鸟笼,斗着蟋蟀的闲散光阴。

    这时候,他们祖宗的遗愿彻底破灭了!大清国的建立让三百年间的关内民族多了一条辫子,而这个强悍的北方草原上的民族却失去了很多,当他们放弃了原有的狼图腾,转而接受了龙图腾以后,这个民族的本性也就从进取扩张走向了保守,除康乾以后,在内政外交上基本上无什么建树。闭关锁国的初衷,是想维护从中原文明原封不动地承接下来的中庸……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的爱新觉罗氏让中国错过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还可以北出天山,南下西洋,让三百年的光阴一点点在他们继承过来的农耕文明里慢慢消磨殆尽,而相同时期,北边俄国;东边的日本,更远的美利坚,工业文明的发展最多的也只用了不到一百来年。显赫一时的大清帝国在渐渐显露出下世光景的后时,离挨打受辱也就不远了!也许他们早已想好了有一天会再回到北方去,所以根本没有想到去拆掉北方与中原间的那道屏障——长城,去向更广阔的空间拓展。大概有一天他们退守关外时,会把这原用作防御他们的墙作为自己的墙了?……

    在成都不但划定了满城,而且修筑了高高的城墙,好多年轻人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在城市中心会有一条街的街名叫做东城根街,其实这里原就是满汉之间的界墙,辛亥革命以后才拆除的。

    扯远了一点,回到本来的话题,由于严格的满汉分治,相当于供给制的满城内的居民是不允许从事一切商业活动的,当然更谈不上做工务农了,所以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如何助理安置少城内的八旗居民这就成了一个很特别的问题。中华文明毕竟是一种很广泛的文明,中华民族也是一个大度宽容的民族,所以在辛亥以后,没有像苏联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处死沙皇尼古拉二世那样处死皇帝,而是制定宣布了一个相当优待的政策,……当少城内的居民担心汉民族的报复(尤其是在成都保路血案不久的时间内)而焦躁不安,甚至准备挺而走险以暴力相抗的紧要关头,革命当局除了砍掉赵尔丰的头外,参照对满清皇室的优惠政策对满民发放救济,动员就业,还为此专开了一个劝业场,让这些一直养尊处优的八旗子弟得以自食其力……而经过三百年的融合除了少城的城墙,满族早已全盘接受了中华文明。谁还下得了手去伤害他们?

    但是作为一段历史,少城真的没落了,宽窄巷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落笔感觉意犹未尽,浊酒三盅草成七律四首,诗曰:

    【少城】

    古街深院自清幽,金水穿城数代流。

    塞外兵来堂燕老,亭中人去故园秋。

    千骑兵据芙蓉院,八色幡飘烟雨楼。

    从此汉家烟火绝,芭蕉不雨也飕飕。

    【满城】

    八旗飘舞忆当时,金水西风略有知。

    桥劈两边街作半,门开五道汉不居。

    皇恩远沐膏梁厚,陋俗终成纨绔痴。

    笼鸟拈花闲日尽,秋来辛亥颂新诗。

    【八旗余裔】

    寂寞城中野草花,凄凉满目夕阳斜。

    文章不足丰衣食,技艺难堪种豆麻。

    离乱或归关外地,改宗亦嫁汉人家。

    当年格格今安在,也傍西窗学纺纱。

    【今日宽窄巷子】

    春风丽日又新年,旧巷催开别样天。

    寂寞终年如废迹,繁华当夜有婵娟。

    朱门难得当街启,深院今来对客延。

    愁是去时堂下燕,故家处处不堪眠。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