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4-05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平原公子:龙应台的“假面具”

发布日期:2019-09-07  来源:
    龙应台女生终究是闲不住,又开始对香港指手画脚,发表她的“高见”了。

    她说“香港是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把香港暴徒的行为,称为对“官方暴力”的反抗,把他们偏激、愚蠢、被利用的暴力,渲染出了“以卵击石”反抗暴政的悲壮味道。

    

    她在文章的末尾,居然还以煽动的语气说:

    【“中国那么大,只有香港人站了出来”。】

    言下之意,她是期望整个中国都乱起来?

    其实这个“鸡蛋”比喻并不是龙女士的独家发明,这来自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鸡蛋高墙”论,村上春树说过:

    【“若要在高耸的坚墙与以卵击石的鸡蛋之间作选择,我永远会选择站在鸡蛋那一边。是的。不管那高墙多麼的正当,那鸡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那一边。”】村上春树是一名出色的小说家,但出色的小说家并不代表他不会放狗屁,因为这句话是没有逻辑的,鸡蛋是弱者,高墙是强者,但鸡蛋如果是个臭鸡蛋,如果是个主动挑事、作恶多端的坏蛋,难道我们也该宽容、理解和原谅?臭鸡蛋自己砸到了高墙上,碰得粉碎,难道还要怪墙?

    或许他不是在放狗屁,但不代表他的话不会被放狗屁的人歪曲、利用。很多小资文青听说了这句话之后,都把它作为了座右铭,以表示自己是个“温情”的“左派”。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群自私、伪善、自我感动的“白左”而已,损着别人的牙眼,却主张宽容.......

    【“臭鸡蛋不砸到他们头上,他们还是会闭着眼镜装睡!”“燃烧弹、砖头、雨伞落不到他们头上,激光没烧坏他们眼镜,他们自然还会远远地鼓掌叫好。”】

    20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我们的语文读本、课外阅读、考试时的阅读理解,很多都是龙应台、刘墉、柏杨的文章。因为他们文字优美,观点独特,很受中学老师的欢迎。

    那时候“中二”的我们,看了她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感觉很解气,但是时间长了,我们就会发现——龙应台、柏杨这帮台湾作家的通病,他们善于把一件发生的个体上的小事情,夸大到全民族全中国头上去,把特殊性当作普遍性,柏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也是这种套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充满叛逆精神的年轻人看了,确实喜欢。但这种责问、抨击和煽动,是没有事实依据和统计分析的,说白了,只是在发泄个人的小情绪,输出个人的“私货”,从来没有实事求是过,当年轻人成长了,就会发现——龙女士漂亮的语言下,是一颗空洞苍白的灵魂。

    他们这群人的理论,你多看几遍,不就是“逆向民族主义”,不就是“河殇”嘛,没什么了不起。开口闭口“酱缸文化”,言必称希腊罗马,后来网络公知们把这一套发扬光大,如今已经是人人见之掩鼻,臭大街了。

    2016年的时候,龙女士跑到香港大学开讲座,面对香港的高校师生,大谈音乐与政治无关,却又鼓吹《绿岛小夜曲》等台独味道浓厚的歌曲,甚至说《反攻大陆歌》“挺好听”的,台下一片沉默,龙女士问在场的香港师生“哪首歌是你的童年启蒙歌?”

    结果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向她介绍:

    【“我想起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龙女士很尴尬,问现场的同学:

    【“《我的祖国》怎么唱?”】

    

    

    结果全场师生给她来了个大合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人龙女士很尴尬,她一来低估了普通民众的家国情怀,二来太虚伪,一边口口声声说着“音乐和政治无关”,一边又别有用心地贩卖自己的政治观点。双重标准的嘴脸露出来,文人的清高和傲骨,就都喂了狗了。

    我原以为龙女士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有所进步,因为不久之前,也就是2018年,她在大陆的时候,刚刚被大陆警察“上了一课”,当时龙应台沈阳市大街上看到一男子受伤后报警求助。出于“心里深藏的不信任”,她再三督促询问警察会如何处理。警察对她说:

    【“我们会叫120急救。”】龙应台又大声说:

    【“您承诺我一定会去?而且现在就去,对吧?”】警官点头后,车子开走了。

    

    她却仍担心警察不作为,杀了个“回马枪”返回现场一看究竟。于是目击了这一幕:警察已经把伤者扶到了人行道坐在阶梯上,并且问清楚了伤者的情况。最后,几个警察几乎是“温柔”地扶着这个被酒友抛弃而受伤的小市民,上了警车。望着警车逐渐没入车水马龙的夜色中,龙应台说,

    【“今晚可上了一课,关于中国、关于我自己的某些成见。”“基层警察的举止是文明的一个指标,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可惜,龙女士上了这一课之后,依旧长不大。我能理解,她这种人,生于国民党官僚家庭,早早成了台湾的“上等人”、“文化人”,她这种人,从未有过真正的“祖国”,也没有和“祖国”一起成长起来的经历,她不了解我们唱“一条大河波浪宽”的心情,她也不懂得一个大陆的基层警察内心的责任和荣耀,所以,感慨归感慨,龙女士还是那个只懂得“小确幸”的小布尔乔亚。

    在龙女士心里,香港暴徒是“弱者”,是一群“学生”,但她却忘了,这群“弱者”正拿着致命武器,肆意欺凌普通人,殴伤警察,破坏城市设施,他们需要“呵护”,那么700万奉公守法好好过日子的普通香港民众就不需要呵护了吗?

    龙女士有句名言,叫做“我不要大国崛起,只要小民尊严”,我不知道是何等愚蠢冬烘的脑袋,才会把“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对立起来?在近现代史上,通常只有大国崛起,才有小民尊严!

    龙女士的父母在民国生活过,在那个租界遍地,洋人享有“治外法权”的时代,请问他们有“小民尊严”吗?哦,我忘了,他们不算“小民”,河南遍地的饿殍、上海街头乞讨的穷人,才是“小民”,他们有尊严吗?

    小布尔乔亚总是幻想有个莺歌燕舞、文采风流、民主自由的民国,他们“文化人”可以有“小民尊严”,却忘了“昆明楼事件”中被美军凌辱的民国名媛们,却忘了北京大学的女生沈崇,更忘了被国民党枪杀的左联作家、李公朴、闻一多,还有被青帮、蓝衣社套麻袋丢进黄浦江的进步学生。

    尊严?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做“尊严”!

    她们这群人,从未真正关心过“小民的尊严”,因为她们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更不是一个立场,她们不可能真正站在“小民”的视角去看问题,她们有着显赫的家世、花不完的遗产、漂亮的文章、响亮的名声,无论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都能靠笔杆子和巧舌如簧换口饭吃。但真正的小民不行,真正的小民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先进的制度,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一个大家都能好好生活的世界,我们不需要那些下辈子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她们摆出一副悲天悯人、反抗制度的嘴脸,假装和“小民”站在一起,只是为他们牟取政治利益,李敖骂过她,说她是“鸟鼠兽”,在走兽里装走兽,在飞鸟中又装飞鸟,其实就是个“蝙蝠”。

    我们和龙女士真的不一样,大陆的年轻一代早就看清楚了,所以,龙女士如今依旧没有市场了。

    但是她们依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居然要在香港问题上指手画脚,蛊惑人心。

    龙女士虽然头脑灵活,立场模糊,为人善变,但她假面具戴得太久了,就真的成了自己的一张脸了,于是到了关键时刻,她就是这张脸。

    只不过,秋天已经来了,害虫们的日子不多了。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近日,台湾名作家龙应台,没有研究自己的本行,倒是在脸书上,发了一篇长长的文章。

    在文章里,她把香港以及香港人,比喻成“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

    这次她一改当初“拿情绪当证据”的春秋笔法,毫不掩饰地把香港暴徒的行动,说成是“以卵击石”的悲壮举动。

    

    随后,她还下了个很神奇的结论:中国那么大,只有香港人站了出来。话里话外都在质问我们:

    【“你们怎么还不起来暴动?”】

    明明是一小撮暴徒,用暴力威胁普通百姓的安全,可龙应台倒好,直接把全香港都说成暴徒,把人尽皆知的暴行,说成是“对公平正义的渴望”。

    

    人民日报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何只见鸡蛋,不见燃烧弹?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龙应台那句“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更在乎小民尊严!”

    

    2010年,她为了把对中国发展的嫉妒,包装成“悲天悯人”,把“大国崛起”跟“小民尊严”强行对立起来。

    当时,由于她“文艺知性”的人设,哪怕她的结论无比荒谬,许多网友仍坚持觉得,她是一个关心百姓的好作家。

    然而这次香港问题,把她最后的人设都砸了。

    一个嘴上说关心小民尊严的人,看着警察被殴打、道路被暴徒封锁,全城陷入恐慌时,却对这700万“香港小民”的困境只字不提。

    要理解她的想法,恐怕得从她生平说起。

    11952年,龙应台在台湾高雄的眷村出生,从名校留学后,她曾在德国大学任教授,陆续出版了《这个动荡的世界》、《故乡异乡》等著作。

    凭借优美典雅的文字,作品刚进大陆,就在文艺界掀起了一阵“龙卷风”。以满腔真情打动了无数观众。

    

    可不知从何时起,这个满身才气的“文艺女中年”,开始热衷于谈论政治话题,还自诩特立独行,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2016年10月,龙应台因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讲座,靠夹带政治私货,重回大陆网友的视野。

    在演讲开头,龙应台给讲座定了个很文艺的调:

    【“一首歌是时代、是历史,更是每一个人的回忆与安慰。”】话音刚落,龙应台就兴高采烈地播起了自己的童年回忆——《反攻大陆歌》。会场满是“共匪”、“剿匪”的旋律。

    播完后,她还假装客观,莫名其妙地点评:

    【“其实蛮好听的,对不对?”】

    整个演讲里,龙应台一再强调不涉政治、只聊音乐,是单纯的文化交流,结果在播“安慰和回忆”歌曲时,她却来了个《反攻大陆》?

    她的“硬核童年回忆”,让全场观众都无语了。

    仿佛为了表现出倾听的姿态,她又让观众谈自己印象最深的歌曲:

    结果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向她介绍:

    【“我想起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

    这下轮到龙应台傻眼了。在事后的文章里,她写下了当时的心境:

    【“我非常惊讶,在香港这个地方,说自己喜欢红歌,需要勇气”。】可问题是,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毫无顾忌地把《反攻大陆》,强行当童年回忆来分享,是自己的言论自由。

    而当一个中国人在中国,说自己喜欢爱国歌曲时,却得像干坏事一样偷偷摸摸?当人家光明正大说出来,她还要感到惊讶?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龙应台打圆场问:

    【“《我的祖国》怎么唱?”】

    话音刚落,周校长马上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歌声响起后,情况超出了龙应台的预期。她觉得大家得悄悄喜欢的“红歌”,马上在全场激起了共鸣。

    刚开始唱的时候,歌声音还很单薄,到最后却变成了大合唱。

    

    此时的龙应台,只能用僵硬的,硬挤出来的微笑来缓解现场的尴尬气氛。

    

    随后,场面越发失控了起来。

    问答环节里,一个大陆学生说:

    【“我的启蒙歌曲,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它影响了我20多年……影响了中国70多年。”】这个时候,龙应台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了,只能寻章摘句,拼命地像大家强调:

    【“它在成为国歌前,不止是国歌”。】明明是你先假装客观,非要谈政治,结果人家跟你谈政治,你又怂了。

    

    

    

    

    

    看过视频的人都发现,龙应台不是不谈政治,只是爱用“文化”做包装,向人家灌输自己喜欢的政治。

    同样的,她不是真不懂“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的关系。只是因为看不惯我们“大国崛起”,台湾那边却发展停滞,就把难以量化的“小民尊严”当武器。

    

    节目录完后,龙应台还煞有介事地在文章里强行装理中客,说反驳她的网友,是在搞“刀光剑影”。

    然后,又自命清高地反问:

    【“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你先挑的事,你先动的手,看到人家还手自己打不赢,又说人家刀光剑影,你这样打擦边球挑事,不累吗?

    

    很早以前,台湾作家李敖就直接把龙应台比作“鸟鼠兽”:

    【“这种神话动物又是兽又是鸟,长的像老鼠,可又会飞。”】意思是说,龙应台既双标、又善变。

    随后,李敖直接戳穿龙应台的文艺面纱:

    【“我花了大半生的努力,打败了蒋介石的文宣团队,龙应台却用另外一个形式,来延续蒋介石的思路”】

    其实,李敖这番批评还是太高估龙应台了。

    龙应台压根就没隐藏自己的双标,甚至连包装都不带,直接就放在面上让你看。

    21942年,在日军侵占下的浙江淳安县里,一个叫应美君的17岁美貌少女,经常冒着日军的盘查,孤身开船到杭州贩私盐。

    这姑娘是何方神圣?小小年纪,就敢在日本人眼皮底下孤身走私?

    这个应美君,就是龙应台的母亲。她闯荡江湖的故事,写在龙应台《大江大海》的第一章里。

    

    图:右边为应美君

    越往下看,故事显得越发离奇。

    龙应台写道,船遇到缉私盘查,“机智”的应美君赶紧让手下工人的老婆,脱了衣服坐在船舱门口,色诱日本人手下的探长。

    小小年纪懂色诱,还能自己不上,骗别人老婆脱衣服,这姑娘果然是个枭雄。

    更离奇的是,缉私队长是个柳下惠,有胆子卖国,却没胆子看不穿衣服的大姑娘,被吓了一大跳。

    

    不过,看完应美君的家世,这个故事就显得不离奇了。

    淳安有句民谣:方半县,邵半城,应一角,周一鸭子壳,说的是县里有方、邵、应、周四户大家族,应家排第三。

    而应家在抗战里,就是靠给日军筹集私盐发家的。

    所以,别的百姓出趟门就像生离死别,应大小姐却敢孤身跑船;别的百姓家破人亡,他们应家却能岁月静好。

    

    在《大江大海》的序言里,龙应台把自己家族的见闻,说成是“国家叙事里的小民记忆”,强行在口头上说自己是“小民”。

    可字里行间,总让人觉得,她对“小民”这个词似乎有误解。

    抗战后清算汉奸时,龙应台母亲、应家大小姐,立马就嫁给了国民党宪兵队队长龙槐生。应家摇身一变,成了国军家属,继续当大户发财。

    直到1949年,解放军南下浙江,应家的好日子才结束。

    

    图:着装时髦的龙家三口

    在龙应台笔下,这段时间,她的母亲非常落魄,身边没了前呼后拥的成群仆人,惨得“一下码头就没人管”。

    结果下一句龙应台又说:身边还有2个传令兵,藏了5两黄金。

    

    都到逃难的份上,别的难民饿死无数,卖儿卖女,可对身边有传令兵和黄金的应大小姐,龙应台却管这叫“一无所有”。

    看来龙应台和王健林,语文老师是同一个人。

    在龙应台《倾听一个人的记忆》里,当她踏上母亲生活过的淳安,她的第一反应却是:

    【“淳安应家的整个家族都成了农民”。】随后,她又写了家乡如何衰败,留在大陆的亲人如何落魄,整个淳安的色调,在龙应台笔下充满了晦暗。

    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怨气——我们家是人上人,怎么能当农民呢?

    

    或许是自觉清高,在龙应台的作品里,她讽刺过解放军,讽刺过国民党,唯恐沾上一点的政治,生怕显得自己世俗、不够仙气。

    为了显得自己超然世外,她不止一次说过远离政治,甚至拐着弯地想把“爱国主义”,说成是“盲从国家强权”。

    这种观点,从龙应台上学时的习作,到现在的公开演讲,几乎从没变过。

    

    

    可尴尬的是,1972年,就在龙应台一边写着小清新文字、时不时吐槽政府时,一边又在大学典礼上,给蒋介石贺寿。

    这份贺词,全是“象拱北辰、星耀南极”,把蒋介石比作北极星,甚至直接喊出“一人有庆,兆民欢腾”,献媚得无以言表。

    

    就连跟儿子写家信,也是一口一个“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犹如冷战时的柏林墙。

    

    

    如果把龙应台各种文字都看全,大家会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矛盾:

    她嘴上说“不在乎大国崛起,只在乎小民尊严”,她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就得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应美君让人家老婆色诱,在龙应台笔下被称为“机智”。仿佛被迫脱衣服的民工老婆,就没有“小民的尊严”。

    听说自家成了农民,真成了“小民”,她就满怀悲愤,觉得掉了身价,浑然不觉得自己鄙视农民的样子,伤害了“小民的尊严”。

    她反对独裁和暴政,却又对自己时常腹诽批判的独裁者蒋介石,在贺寿时卖力地喊“一人有庆,兆民欢腾”,一点没觉得丢了“尊严”。

    “小民”的定义,只能在龙应台手上。

    

    如果是网络发达的现在,龙应台的这些“双标”本该是很轻易就被发现的,可她的作品却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 21世纪初的中国。

    那时,网络刚刚兴起,大陆网民正兴奋地向外张望,因为我们的发展还不完善,大家看到外面的啥,都觉得是好的。

    而龙应台,恰好利用了这个信息差。

    她以“台湾同胞”的身份走向大陆,用温情的母子对话《亲爱的安德烈》、《目送》里感性温柔的文字,在大陆圈了一大堆粉丝。

    

    至于“贺寿”、“左右”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内容,普通读者根本无从发现。

    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一个开明温柔的母亲,一个感性的作家,她对政治高谈阔论,也能被解读为“体察民意”。

    就连她“大国小民”论调的破绽,也被以为是“脱离世俗的天真”。

    “天真”的龙应台,说啥都有人买账。

    

    32006年,一篇叫做《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文章,被主流媒体纷纷转载,甚至还入选了《青年必知名家散文精选》。

    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龙应台。

    

    客观地说,这篇文章的内容还算一语中的,是龙应台在社论文章里少有的佳作,主流媒体都认为,本文“有鲁迅投枪匕首杂文之遗风”。

    这个评语,分量相当之重。

    后来,作为最炙手可热的作家之一,龙应台的《目送》还入选了中学课本。

    

    可自从上了课本后,龙应台真当自己是教育工作者,四处好为人师。

    2010年8月1日,在北京大学100周年这么盛大的纪念活动上,因为才名远播,龙应台应邀来演讲。

    当她步履轻盈地走上讲台,瞬间成了全场的主角,听众挤满会场,只为一睹“童年女神”的真容。

    

    没想到,龙应台一张嘴就喧宾夺主,在北大的生日宴上,大谈“台湾民主”。

    就在2个月前,陈水扁刚刚因为贪污实锤,被判了坐牢。台湾政坛也恶斗不断,经常上演全武行。

    

    但在演讲台上,对着中国顶尖大学的学子,龙应台却自信满满地说:

    “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

    当时,台下不少人听到兴头上,纷纷拍手叫好,纪念堂内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除了当面踢馆讽刺大陆,能赢得掌声外,龙应台也靠写书发了大财。2010年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龙应台是台湾省作家之首。

    她的代表作“人生三书”,是小资文青人手一套的必读书。

    

    随着这些作品畅销海内,龙应台强行塑造了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台湾。

    她发明的这个说法,大陆杂志也争相宣传:《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后来直接被台湾当成旅游口号。

    

    就因为这个标题,这个杂志的12万首印册一销而空,在读者的强烈需求下,杂志社还连夜加印。

    当两岸开放自由行后,许多她的读者,奔着人情味三个字赴台旅游。龙应台以一己之力,为台湾旅游带来了大把真金白银。

    

    看着数量庞大、消费力爆棚的大陆游客,台湾人一度有种错觉:大陆人来玩,是因为“最羡慕我们的民主制度”。

    

    2012年,龙应台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作为台湾最出名,而且有国际影响力的的作家之一,龙应台受邀出任台湾省第一任“文化部长”。

    没想到,这一上任,成了龙应台的“滑铁卢”。

    在任时,每到出了问题,龙应台就搞文山会海,却提不出建设性意见,做事优柔寡断。被台湾媒体人陈乐融戏称为“论坛部长”。

    

    为了搞大场面,龙应台专程找到大导演李安,以他的名义邀请了上百名电影界、文艺界精英赴宴,讨论台湾“文艺盛况”。

    可她消费着李安的号召力,挑人时却只看自己喜好,不少李安的朋友、票房几亿大导演没收到请柬,让李安非常下不来台。

    

    私下里,龙应台的下属称她为“龙太后”,“龙仙女”,意指她不懂待人接物,不会尊重别人,活在高高在上的云端。

    2014年,龙应台卸任时,颇有风骨地发了条博文:

    【“将回到文人安静的书桌,离开喧嚣政坛,从‘文化部长’回归文人身份。”】走出办公楼,她春风满面,颇有功成隐退的得意感。

    

    然而,她的政绩实在是让人笑不出:她在任期间,本来颇有潜力的台湾文创产业,产值出人意料地萎缩下滑。

    根据民调,老百姓对她的满意度,从本就很低的26.7%,跌到更低的24.6%。

    当记者劈头盖脸问她如何看待这些恶评,龙应台满不在乎,轻飘飘地说了句:

    【“民调看看就好”。】她甚至引用了自己曾经的名言:

    【“一座城市的良心,要看下雨天的下水道有没有漫水,文化部的工作性质就像铺下水道,并非立竿见影的工程”。】原来她也知道,自己搞的文化工作,跟下水道一个味儿。

    

    从小读她课文的人都明白,谈起文艺和小确幸,龙应台是灵动飘逸的“女神”,可一旦女神谈起政治,就难掩小家子气。

    一到实操,就更是“笔下有千言,胸中无一策”。这次从政经历,让龙应台在两岸的名声,同时跌落神坛。

    面对汹涌的民意,她对媒体抛出神结论:不是我不行,是这届台湾人民不行。

    

    除了官声狼藉外,就连她给台湾树的口碑,也因为2016年电信诈骗事件,被大陆人调侃成:台湾最美风景不只是人,还有诈骗犯。

    

    今天她在香港问题上的表态,标志着龙应台人设的彻底崩盘。

    不过,龙应台的这次崩盘,虽然引起了一番风波,却没激起大家很强烈的情绪,大多数人反应都很平淡。

    话里话外,都是“理这种傻子干什么?”

    

    

    有个公知看到同行露了馅,急火火地出来救场:

    【“呵呵,当年龙应台为中国加入世贸,付出了多少努力?”】结果话音刚落,马上被其他网友活捉:

    【“入世谈判的是龙永图,不是龙应台”。】

    此话一出,网友们纷纷开始了怼人接力,什么“张学友丢东北”、“李宗盛台儿庄”,段子刷了长长一溜:

    

    说到底,大家之所以这么淡定,还是因为心态发生了变化。

    60年代我们说是“万恶帝国主义”的美国。等到90年代,我们走出国门却发现,人家在经济、政治、军事上,领先了我们许多步。

    除了他们总统的桃色绯闻,人家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嘲笑。

    那时,我们除了满腔的不服和愤怒,啥都没有,只剩一双肯干的手。

    在全国各地,中国老百姓用自己粗糙的大手,干着最辛苦的活,一分钱一分钱地给自己攒家当。

    

    没想到,就是这一分一分的钱,一块一块的砖,在10多亿人的努力下,全国每隔几年就大变样,经济发展超过了大多数人的预期。

    乌鸦的亲戚去年从台湾旅游回来说:那里环境挺不错,就是穷了点。

    台独分裂势力依然在折腾,但人们不再紧张,他们的目光盯着大洋彼岸,收拾那些跳梁小丑还用不上那些杀手锏。

    

    歼-20编队7机同框

    作为很多人年轻时的文学女神,龙应台身体已经进入了2019年,可是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她顽固地守着井口大的视野,当然理解不了大陆青年胸怀天下的志气。

    就像大多数网友留言里显露得那样,龙应台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言,根本不值一驳。

    中国年轻人,已经不需要听从一个公知的指指点点,中国的未来很光明,中国年轻人的理想很远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或许,是时候该“目送”龙应台这样的人退场了。

    

    参考资料:

    龙应台北大演讲:文明的力量:从乡愁到美丽岛

    人民网:《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澎湃新闻:议论|龙应台被昔日的“野火”点着了自己

    YouTube龙应台相关视频

    龙应台《大江大海》

    龙应台社交网站相关内容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5.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