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6-17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美国名校“逆境评分”影响亚洲生源吗

发布日期:2019-05-22  来源:
    刘裘蒂:美国将在SAT考试中照顾“逆境家庭“学生。耶鲁本科招生主任昆兰说,目前“逆境评分”只针对美国生源。

    

    5月16日在美国媒体引起“炸锅”式反应的新闻是:监督美国大学入学标准考试SAT的大学董事会,为了平衡在竞争激烈的大学录取过程中对困境子弟的不利,推出了新的“逆境评分”企图反映学生的家庭收入、生长环境和教育差异。去年,包括耶鲁在内的50所学校将新指标作为测试的一部分,大学董事会计划这项措施今年将在150所学校正式实施,到2020年将更广泛地推广。

    在涉及2500万美元的大学招生丑闻,和在哈佛、耶鲁等大学面临反种族平权的法律诉讼挑战之际,这项新的措施已经引起多方对于“公平入学标准”的热议。一些团体认为新的“逆境评分”制度可以帮助高等教育实现克服财富分布不均而造成的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公平,而另一些团体则认为它将会促进反向歧视。

    即使大学可以从学生申请表的其他部分收集逆境分数反映的一些信息,但是“逆境分数”的权衡标准将趋向一致。那么,热衷标准化考试的华人组织和家长将会如何看待这个现象?“逆境评分”对于从中国申请的学生又将有什么影响?

    什么是“逆境”?

    耶鲁大学是尝试使用“逆境评分”的50所学校之一。耶鲁大学的本科招生主任杰里米亚•昆兰通过电邮对我表示:“大学委员会为合作院校提供了获取有关申请人高中和社区的其他背景数据。这些信息是从各种来源收集的:一些来自人口普查局的公共数据,一些来自大学理事会的数据档案。‘环境背景仪表板’以原始形式显示一些数据点(例如,一所高中至少参加1次大学预科考试的学生百分比),和其他数据点结合在一起生成各种指数值,这些指数值按全国标准分成等级。这些数据为招生官提供了额外的背景信息,使他们能够评估申请中的其他信息,包括标准化考试分数,更好地了解学生的生活和上学环境。”

    更重要的是,昆兰表示“环境背景仪表板”上的信息(包括用于生成索引的数据)来自学生居住的社区和他/她就读的中学。“这只适用于在美国生活和就学的学生。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听到任何讨论显示大学理事会计划将这项指标的应用扩大到国际申请学生。”

    至于耶鲁如何在审核入学申请资料时确实运用这个“逆境评分”?昆兰并未提供细节,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逆境评分”可以为某些美国境内的“劣势群体”提供优势,从中国来的学生没有办法因此而得到加分。

    我认为现实的情况是,从某个角度而言,这个机制不会对从亚洲申请的外国学生有太大直接的影响,这是因为能够从亚洲国家直接到美国申请大学的学生,通常来自家境条件很好的背景,大多数申请者都是付全额学费,大学已经知道他们家境富裕,有补习班和留学辅导,因此招生官在阅读申请资料时已经将这一点考虑在内。所以他们是否得到“逆境评分”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当某些申请的美国学生受惠于“逆境评分”,这是否表示外国学生必须抢夺更少的位子?

    “逆境评分”对亚裔学生的影响

    一名《华尔街日报》的读者写道:“我妻子是亚洲人,我是白人,我们的女儿是50/50。我的妻子来自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但在SAT成绩上得分很高。如果今天来评分,她的亚裔身份/高SAT成绩会抵消她在这种‘逆境’中的‘逆境评分’吗?我女儿同时具有白人和亚裔的身份,会在评分时得到双重否定吗?”

    其实根据大学董事会表示,“逆境得分”并不考虑种族因素。大学董事会在2015年开始开发“逆境评分”的工具,是因为美国大学要求对学生的背景评估有更客观的数据。由于反种族平权的种种诉讼,使得大学寻找其他的工具来使“输在起跑线上”的学生有逆风翻盘的机会。由于美国社会除了亚裔之外,少数族群如黑人和西班牙裔在平均家庭收入和家长教育水平上仍处于劣势,因此有人认为,这个新工具使大学能够在不直面种族的情况下隐性地考虑种族因素。

    另一个大学入学标准考试ACT为了增加自己与SAT的竞争力,也正在投入大量资源开发一个可比的工具,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公布。因此目前看来,“逆境评分”将在美国大学申请的过程中扮演不可忽视的角色。

    据我了解,“逆境评分”由分为三类的15个因素组成:社区环境、家庭环境和高中环境。三个类别中的每一个都有五个子指标,分别提供计算每个学生的逆境得分的索引。

    社区环境考虑犯罪率、贫困率、住房价值和空置率。家庭环境将评估学生家庭的收入中位数、学生是否来自单亲家庭、父母的教育水平、以及英语是否为第二语言。高中环境将考虑课程严谨性、免费午餐率、和参加大学预科课程机会等因素。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以计算出一名学生从1分到100分的“逆境评分”,50分是“平均分”,50分以上是“困难”,50分以下是“优越”。也就是说“逆境评分”越高,对于申请人越有利。

    但是这个评分如何换算成申请过程中实际的加减分?目前还不得而知,并且各个学校应该会有不同的因应对策。

    为什么美国大学认为SAT“逆境评分”对于纠正社会资源分配不均很重要?SAT是美国大学招生接受的一种标准化考试,分为语言和数学两部分,以及论文部分。考试总分为400分到1600分,数学和语言部分的总分分别为200分到800分。SAT论文分数从2分到8分不等。从区间分布来看,SAT成绩的高低大抵与父母的收入和教育背景有直接对应关系。

    根据大学理事会的想法,多年来一直担心收入不平等会影响考试结果。在2018年的成绩中,白人学生平均比黑人学生高177分,比西班牙裔学生高133分。亚洲学生比白人学生高100分。来自富裕家庭和有受过大学教育父母的子弟比同学的表现出色。

    有些华裔反种族平权教育的倡导者曾表示支持基于财富分布的平权政策,但是如果华裔学生又成为“逆境评分”的“受害者”,势必再度引起华人家庭的焦虑,也会再度引起“亚裔群体”的组成的讨论。根据2016年美国人口调查的数据,在所有族群的中值家庭年收入中,亚裔家庭以80720美元居冠,白人家庭以61349次之,超过美国所有中值家庭收入的57617美元,西班牙裔家庭为46882美元,而黑人家庭以38555美元殿后。

    而在面临法律和政治压力的同时,美国精英高校仍然重申高等教育对于扳平社会财富和资源分布不公的重要性。去年9月26日耶鲁校长彼得•萨洛韦在写给校友的公开信中对于亚裔入学种族歧视案发表声明,并且针对司法部和教育部民权办公室正在调查耶鲁大学的招生政策是否不当地(尤其是对于亚裔学生)实行种族歧视,重申校方对多样化的坚定承诺,认为这是耶鲁的支柱。

    耶鲁校长辩护校方的政策造就了一个杰出的、越来越多样化的学生群体,他所提出的数据包括2022年毕业的新生班创造了几个新的入学记录:18%的新生是家中第一个上四年制大学的学生,五分之一的学生获得联邦佩尔低收入学生助学金,并且在过去的六年中,接受佩尔助学金的学生的新生入学率几乎翻了一番,同时第一代大学生的新生入学率也增加了75%以上。

    萨洛韦认为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术团体并不需要以牺牲任何种族或族裔背景的申请人为代价,例如在过去的15年里,亚裔美国人的数量从不到14%的新生一年级学生增长到21.7%的2022级学生。

    尽管如此,我相信亚裔反种族平权的组织对这个数据并不满意。在他们心目中,亚裔学生录取率应该高得多。另外,根据大学理事会的数据,亚裔学生的平均SAT得分,仅比父母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学生的平均分低7个百分点,可以想见并非所有的亚洲家庭都那么富有,这可能显示亚裔学生的分数高低似乎与家长收入没有固定关系。那么对于亚裔学生来说,这个“逆境评分”将具有何种意义?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目前正组织将在5月20日举行的美国首届平等教育权益研讨会,届时美国教育部民权助理部长肯•马库斯和白宫亚太裔事务办公室执行主任梁荷莉将出席演讲。联盟的主席赵宇空对我表示,联盟将对“逆境评分”进行进一步的评估,看看它对亚裔族群是否产生危害,会不会造成另外一种的隐形歧视?

    赵宇空也认为,联盟对大学录取使用社会经济方面的考虑来替代种族因素,基本上表示欢迎,但是这些考虑应该适度,而不是过度广泛。绝大多数学生的录取,应该是择优录取。

    联盟的副主席欧阳了寒也对我表示,许多亚裔家庭由于重视教育,SAT的成绩不见得与家庭财富或背景有直接关系,他认为“逆境评分”所反映的是一种整体负面的趋势,也就是说,SAT所反映的学术能力的重要性,将因为掺杂更多不同的因素而淡化,其实是治标不治本。他认为对于处境困难的学区和家庭,社会应该想办法改善它们的环境,而不是以不合理的方式给它们“放水”。他和赵宇空都认为美国社会和政治应该解决城市中心的社区问题,从降低犯罪、降低贫困率、以及提高中小学教育等方面着手。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如果“逆境评分”为了反制SAT反映的财富差距,这个新的机制会不会让已经焦虑的家庭更加揣测如何“玩弄制度”,像故意“装穷”或“搬学区”来争取加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