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9-22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老井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朱新更

在我居住的村子,有一口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挖的水井,井旁伫立着不知何人栽下的一颗柳树,柳树下半卧着一个凿的石臼(用石凿成的舂米谷等物的器具)。每当做饭的时候,这里便热闹非凡,肩挑水桶的人们蜂拥而至,有时还会演绎出抢水大战井是人工挖的,深度不足3丈,前面的人提上来的水可能是清亮亮的,而晚来者则可能挑回去的是浑浊的沉淀的泥水。

井、树、石臼、挑水的人群像一幅水墨画一样,经久不动地挂在我记忆的墙上,不会因时光的流失而褪去丁点儿颜色。它们是我们村著名的地标,名扬方圆几十里。记得我小时候到几十里外的小镇上求学,老师竟说,你那个村,我知道,村西是不是有一口水井?井口是不是用青石围起来的?我听后觉得惊讶,心想,他怎么如数家珍般地知道得那么清楚?当我疑惑不解时,他便娓娓说道:我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前往汝南师范上学,路过你们村。正值炎炎夏日,口渴难忍,我寻思着找一户人家借口水喝。正巧,有位老大娘弓身从井里提水。我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井旁,帮助大娘把水桶提了上来。大娘打量着满头大汗的我,慈祥地说,孩子,看你热成这样,回屋凉快凉快吧,大娘给你烧点白糖茶解解渴。我来不及答话,迫不及待地抱起水桶不分三七二十一地一顿牛饮,咂咂嘴,觉得不过瘾,就又狂饮了一阵,放下水桶,大呼痛快,再看看水桶里的水,已下去三分之一还要多。喝完水后,我顺势坐在树下的石臼上小憩,远远地看到大娘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蒲扇。及至眼前,大娘说,孩子,天这么热,也不拿个遮阳的。这把蒲扇虽破了些,但路上你挡挡太阳还中……老师说到这里,半天没下文。这时我才发现老师两眼直直地凝视远方,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淌。

一口再普通不过再平常不过的水井养育了一方人,至少养育了几代人。它不求索取,只求奉献,你把井水用干了,它毫无怨言,第二天它还会源源不断地供需要的人们汲取。

上世纪还是生产队的时候,它负担起四个队300多人的生活用水,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井水夏凉冬温,甘洌清甜,凡饮过此水的人都赞不绝口,回味无穷。在麦收季节,你听吧,天不亮,就能听到有人在井口的青石上磨镰刀的声音。你看吧,南来北往忙着收割庄稼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要路过这里,就会停下匆匆的脚步,要么歇息,要么饮水,要么擦汗,要么从小商贩那里买个廉价的冰棍,但最多的还是选择喝一阵子井水。午饭、晚饭,这里就是大饭堂,几十个人团团围坐在一起,一边纳凉一边谈论收成、谈论家事、谈论国事,也谈论东家长西家短,有时为一点小事会争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农闲的时候,这里就成了人们娱乐的大舞台,演电影、说书、玩杂耍……

我怀念那井、那树、那石臼、那挑水的人群,更怀念淳朴的乡村气息。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