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9-15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在加拿大经历暴雪临城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傍晩时分,风雪蔽城,天昏地暗。电视台天气报告说,今晩午夜至明日,第二次暴风雪袭南安省,情况比第一次猛烈,市府已第二次呼吁市民储备干粮、照明、婴儿用品和水,以应随时无水电供应之需。

气象台早有预报,今年加拿大将面临十五年来最寒冷的冬天,此言不虚。十二月初,第一场暴风雪,初试啼声,已是来势汹汹。今次暴风雪,夜半起来,听不到风声,只见雪花纷飞,街灯模糊,高楼低户陷入烟雾之中。

第二天早上,雪越下越密,气温在零下二十度左右,这情况在图龙都来说,还不算是最寒冷的。但降雪量却属罕见,多部铲雪车铲过的公路,不久又被雪掩没了。

我们住在大厦十六楼,大窗下是“世界长街”Younge-Street和交通要道芬冶大道交岔处,变成两条“雪河”的交汇处,汽车到此,“摸着石头过河”,像乌龟爬过沙滩,十分有趣。

这场雪暴的确厉害。窗外远近景物,朦胧凄美,一片银白,给人安静祥和的感觉。我和内人在半个结冰的大玻璃窗之前看雪,她既织毛衣给小孙子,又随时拿相机拍摄雪景;我只是“对雪”,不是“赏雪”,不知晌午之将至。

回头一想,觉得毛泽东《沁园春•雪》中“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几句,是诗人咏雪“点题”(诗眼)之作。久经忧患来到雪地,居高远眺,才能体会到“惟余莽莽”和“顿失滔滔”的苍茫和虚无。诗人在穷冬严寒之中,歌颂梅的形象,毛泽东发现“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梅,写了《卜算子•咏梅》,下阕有“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之句,是传神之作。这首词是毛氏诗词中最语体化的洒脱之作。

《咏梅》是毛氏“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之作。陆游是著名的“梅花诗人”,有咏梅诗百余首,他的咏梅词如下: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

世间一枝梅,赏者两情怀,“俏也不争春”和“无意苦争春”是也;梅之“不争”与“苦争”,在人不在梅。行文至此,暝色满楼,窗外大雪纷飞。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1.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