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9-24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如果中国在经济上屈服于美国,结果将会怎样?

发布日期:2020-08-06  来源:
    美国使用卑鄙手段阻击抖音的海外发展,令不少中国人愤慨;中国却不能以同等手段报复在华美企,令一些人更气愤。其实,中国不采取对等措施的原因很简单,即中国不想在经济上与西方脱钩——相对于某几个企业,整个经济交往平台的作用更大;中美对抗至今,中国步步容忍,为的就是不脱离这个平台。

    中国如果对在华美企出手,被吓得往外跑的不会只有美企,而会是所有西方企业,中国与整个西方的经济脱钩即成为必然。这正是中国欲极力避免的。

    美国现在就是要把中国排除出系统(平台)之外,中国则“死活不从”。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中美博弈,核心都是这个。至于美国所渲染的价值之争、意识形态之争也确实存在,但其背后实质是道路之争——如果中国成功,则向全世界证明了,通往未来的路不只有西方这么一条,其他路也可以走得通——这是从合法性、话语权等方面,彻底否定了西方价值中心论以及美国的话语霸权,所以,这当然也是美国要把中国踢出系统的重要原因。

    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利益。一些人把利益狭隘理解为贸易、投资之类,如果中美之间只有这样的利益冲突,那么双方确实可以求同存易、争取共赢,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但是,美国的根本利益是其全球霸权,这是它最看重、比之价值观念和一般利益重要得多的核心利益。美国为什么能在全球利益中切分最大一块蛋糕?美元为什么可以在全球收取“铸币税”?原因就是这个。很不幸,中国因为体量、因为发展速度,威胁到了美国的这一根本利益,而中国又因为中等收入陷阱、低端产业对外转移趋势等原因,在高科技等关乎美国霸权的关键领域不能后退,这才是今日中美矛盾无法调和、终演变成当下局面的原因。

    对美国来说,谁和它有利益冲突,就必须打,但可能只是打矮一点(像日本),不一定要打跨;如果再叠加了观念冲突,就必须打跨。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与日本国情不同,由于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和低端产业外移的趋势,中国必须通过发展高科技来跨越这一陷阱,所以,仅仅打矮,也是中国所无法承受的。而美国又不可能不打,不管中国作何解释,美国都不可能容忍对其霸权的可能威胁存在。所以,中国唯有挺住,挺过美国,甚至是其联合西方施压的这一波,与美国拼经济和社会的承受力,看谁先hond不住。

    所谓美国想把中国“踢出去”,就是让经济与中国脱钩,而且要拉整个西方一起。现在,美国还只是部分与中国脱钩(选择了对中国最不利的部分),没有全面脱钩,这是因为它还需要准备的时间,一是需要转移产业链,即将自己的供应链从中国移出;二是要说服其他西方国家共同行动,避免有谁隔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因此,美国在对付华为、抖音等中国企业时也使用了借口,即称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企业都听党的。而偏偏西方都认可这样的理由,中国却没有这种能令西方接受的理由,这就是话语霸权的作用。

    如果中国在经济上屈服于美国,放弃自己的高科技计划,结果将会怎样?中国将跌入中等收入陷阱,无力自拔。由于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低端产业逐渐移出中国难以避免;如果中国自己再放弃高科技产业,将只能在经济下行的轨道上一路狂奔。经济发生严重衰退是必然的,崩盘也是大概率事件。在此过程中,国内少数亲美的买办、精英不会受太多影响,甚至可能活得更滋润;但大多数中国人的命运,可以参见1992年休克疗法后崩盘的俄罗斯——由于资源、人口等原因,中国崩盘后必然比俄罗斯当年更惨。

    经济、生活这么惨,社会会不会也崩盘?唯一可避免崩盘的办法是实行高度管控,甚至军管,也就是在政治形态上离西方越来越远(但这个时候,西方已经不会管你这些了)。但即使军管,估计也维持不了多久,还是可能发生骚乱、被推翻,继而在付出无数人命、财富的代价并伴随社会剧烈动荡后,中国将被分裂成几十个国家。这其中,可能有那么几个“国家”经过折腾后还会有点看头,但大部分“国家”的状况,必然比当年苏联的加盟国更差。

    戈尔巴乔夫后来说:如果我早知道我的祖国会变成这样,我当初决不会那么做——这是他偶尔良心发现时说的,过后,又装回原来的样子——毕竟他也要过日子,还要考虑历史上的名声,不能够自砸招牌。

    所以说,今天的中美对抗,是名副其实的国运之战。对中国来说,虽然很不愿脱钩,但更不能放弃自己的高科技发展,否则,结果不只是发展停步,而是必将跌入深渊。所以,在“脱钩”与“放弃高科技”的“二选一”中,中国宁愿脱钩,也不可放弃高科技。

    即使脱钩,西方也不可能铁板一块。中国可以一边发展内部大循环,一边争取与亚非拉及部分西方国家联通,形成内外双循环。这样的中国,比之美国,应该更有韧性、更能扛。

    从美国在此次疫情、“黑命贵”中的经济、社会表现看,其下一步趋势很可能是自己内部出问题。所以,中国现在“拖以待变”的策略是正确的:不过度刺激它,不让它有改变趋势的机会;等美国的衰势明显后,再给予关键一击。

    如上所述,中美之争的实质是大国博弈,是美国要挽救其全球霸权、中国要将世界推向多极的权力之争、利益之争。美国之所以将斗争意识形态化,是为了争夺话语权和舆论制高点,以诱使其他西方国家下场。既然实质是大国博弈的利益之争,舆论就是有立场的,不是站在这边,就是站在那边;所谓道理,即是舆论战中的制胜工具,各方都必然只讲有利于己方之理。

    如此来看国内一些人的立场,就很有意思:有些人自以为是中国立场,但其观念却是西化的,误以为在利益博弈上也存在普世之理,而且就是西方那一套;于是,他们的言论立场往往实际上站到了中国立场的对立面,等于是在帮中国的对手讲话——希望他们将来,不要背负戈尔巴乔夫那种悔恨。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