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2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止咳糖浆,正在毁掉这个国家的年轻人

发布日期:2022-11-23 15:01:49  来源:世界知识局

 

在津巴布韦,年轻人从不咳嗽。
他们偏爱盘踞在街头巷角,脸上大都挂着满足的微笑。
这种幸福感溢出的精神面貌,散发着令人向往的岁月静好。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象,是病入膏肓后的回光返照。
你看到的所有“美好”,不过是止咳糖浆的副作用。
在津巴布韦的街道上,随处可见被丢弃的止咳糖浆瓶。
这种止咳糖浆名为BronCleer,主要成分是可待因和酒精。
前者是一种阿片类止痛药,出自罂粟,足以对标吗啡和海洛因,有一定的镇定作用和极强的成瘾性。
它的效用被年轻人精准捕捉,成了寻求快感时必不可少的工具。
通常,他们会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没有过多的交流,只为营造一个适合放纵的环境。
兜里宽绰的举起整瓶糖浆一饮而尽,手头拮据的则三三两两互相匀一匀。
20分钟后开始上头,油然而生的轻松惬意和兴奋躁动会让人欲罢不能,这种快乐将维持四五个小时,时间一过,就各种空虚寂寞冷。
〓 这家伙已经喝嗨了。
“一瓶灌进去,我感觉我不再是我自己,就像是另一个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劲儿很大,需要发泄,不发泄就会恶心,所以我们经常选择在酒吧喝BronCleer,必须跟着音乐摇过去,摇过去之后就又开始恶心。”
任何人对快乐都没有抵抗力,尽管一瓶5美元的价格不是小数目,但津巴布韦的年轻人还是愿意饿着肚子,再续上一瓶。
止咳糖浆的作用与价格让它成了名副其实的街头高性价比毒品,很快在年轻人中风靡。
〓 拥有两大袋BronCleer的家伙,不是家里有矿的公子哥,就是以此牟利的药贩子。
当地NGO统计显示,已有不少于50%的年轻人对止咳糖浆深度上瘾。
而那些不感兴趣没能入坑的年轻人,甚至会被孤立。
“如果你不这么做,他们就不跟你一起玩,可一旦开始,就再无法回归正常的生活轨迹。”
正所谓是药三分毒,长期服用止咳糖浆的后果并不轻微。
除了对心脏、肝脏造成永久性损害导致器官衰竭外,对大脑的伤害也不可逆。
不排除精神分裂的发生。
可年轻人并不在意这个,他们只关心糖浆腐蚀牙齿的问题。
为了保护牙齿,他们选择了不品直接灌的方式。
津巴布韦政府担忧的问题和年轻人正好相反,止咳糖浆对国民健康和社会治安的影响不可小觑。
早在5年前,政府就曾发布禁令,明确BronCleer不得贩卖与使用,违令会被逮捕,处以5个月监禁或500美元罚款。
但几无用处,止咳糖浆密集地从邻国走私流入,随处可见兜售止咳糖浆的商店和小贩,年轻人根本不用担心会买不到,禁令成了一纸空文。
更离谱的是,不少警察也是“自己人”,糖浆贿赂给到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即便有人遭受到法律制裁,也只是单纯关在监狱服刑,因为根本没能力建造戒毒中心。
免不得在喝糖浆和入狱之间反复来去。
能戒毒的地方只有全国仅此一家的私营康复机构,也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得起。
而同样能戒毒的精神病院,也只是通过服用安定的方式来让人忘记喝糖浆的事。
可这明明就是以毒攻毒,毕竟安定也容易上瘾。
事实上,早在20年前,我国也出现止咳糖浆上瘾的问题。 在游戏厅、网吧、酒吧等娱乐场所,某些止咳水价格一度飙升十几倍。
成瘾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大都伤财伤身,酿成苦果。
最知名的,要数2013年因抢劫入狱的网红大力哥。
“一天不喝大力,我浑身难受”、“大力出奇迹”等名言不仅让人记住了他这个反面教材,还顺带让“大力”(立健亭)火出了圈。
那时绝大多数止咳糖浆都以列入处方药行列,但有心人依旧能够从各种渠道获取。
直到2015年,有关部门把含有可待因成分的“止咳水”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通俗地讲就是当做毒品来管,止咳糖浆泛滥成瘾的状况才得以控制。
不过,津巴布韦的止咳糖浆泛滥,也并非简单的追求刺激能解释。
“只有在喝了BronCleer后,我的脑袋里才不会出现5个正在上学的兄弟姐妹和失业在家的单身母亲。”南非某知名大学毕业却同样失业在家的小伙说道。
作为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津巴布韦有非洲排名第一的教育水平和识字率,可失业率却高达90%。
学有所成并不意味着能得到正经工作,小学毕业和大学毕业都是打零工的无业游民。
于是,年轻人把喝止咳糖浆的行为标榜为社会底层人民的自我救赎,声称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在于看不见未来光景。
“我们使用这些药物的主要原因是失业,我们无事可做,没有压力也不用担心很多事情,我在家里蹲了两年了。”
或许,就算没有止咳糖浆,也还会有别的东西肆虐津巴布韦的年轻人。
毕竟,让他们沦陷的根源不是毒品。
作者 | 司南
编辑 | 王动
RECOMMENDED
局|长|精|选
来源:世界知识局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2.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