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2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救命,为啥公共厕所非要用马桶

发布日期:2022-11-25 17:11:07  来源:世界知识局

 根据世界厕所组织(没错,真有这个组织)的统计,人类每年都要上约2500次厕所,一生在厕所里花费的时间长达3年。

如果你是个女孩子,这个时间只会更长。
但世厕组织没有告诉你的是:得益于高度组织的现代生活,我们去公共厕所的次数远高于家里。每年2500次的厕所份额中,超过2/3都贡献给了公厕。
人生很多事没得选择,上厕所也是一样。在隔间门打开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是蹲坑,还是坐便。
蹲坑,“亚洲邪术”?
无数从大洋彼岸不远万里来感受北京胡同文化的西方游客,在第一次走进胡同公厕的时候,都会被深深震撼到。
没有想象中的马桶,有的只是一字排开的蹲位。彼此之间不仅没有门,甚至没有隔板,方便你和隔壁蹲位的老哥在如厕的同时促膝长谈。
与他们感受到的文化冲击相反,中国人乃至不少亚洲人,都对自己的蹲坑文化十分热爱。比如日本人,专门为蹲坑命名为“和风便器”,用来和“洋式”,也就是舶来的马桶,相区分。
中国人则认为,外国人接受不了蹲坑,是因为不会双脚完全着地、臀部贴近脚踝、双膝分开的“亚洲蹲”。唯有这种姿势,可以让蹲坑者长久地保持平衡。
而老外那种踮脚蹲,脚底与地面接触面积太小,很容易重心不稳,导致屁股和冰凉的瓷砖地面亲密接触。
蹲姿确实对拉屎有好处。人在下蹲时,腹部的压力比坐着时要大,这能减少腹部用力,帮助排便。
而且,人体有一根牵拉直肠的耻骨直肠肌,它在蹲姿时更加放松,能让肛肠开到一个更大的角度,让排便更顺畅。
2003年,以色列《医疗科学刊物》表明研究,证明蹲厕可以让排便更顺利,而坐厕则可能导致痔疮、肠道炎、结肠癌、骨盆疾病、克隆氏症等疾病。
为了模拟蹲姿,国外近年来出现了一种叫“squatty potty”的设备,并逐渐传播到中国大陆。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马桶上垫脚的小凳子,用来让使用者膝盖打弯,模拟蹲坑时的肛肠角。
但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这样的凳子只能抬高大腿,但无法给腹部压力,通便意义不是很大。
但事情不止于此。我有几个旅居中国多年的外国朋友,早已熟练掌握了亚洲蹲的精髓,甚至能和村里大爷一起蹲在道口抽烟。
但他们却无一例外无法接受蹲坑,情愿多走一公里去寻找有坐便器的公厕。问他们为什么,原因不是不习惯蹲坑,而是觉得蹲坑实在太脏。
〓 会亚洲蹲的老外也不少
这是真的吗?
蹲坑比马桶更脏,杠也是我对
和外国人不同,大部分中国人嫌弃的是公共厕所里的马桶。
马桶圈千人坐、万人骑,沾染了无数不明液体和可疑的分泌物。如果公共厕所比较繁忙,圈上大概率还会留有上一个人的余温。
坐马桶,四舍五入就是坐在上一个使用者的屁股上。
为了避免这种亲密接触,一种独特的如厕方式逐渐流行开来:
用扎马步的姿势,悬空“坐”在马桶上,屁屁、大腿不接触马桶圈,简称“马桶悬浮术”。
这个动作不仅保证了与马桶圈的社交距离,还能有效锻炼到核心肌肉群。
〓 但其实这样的姿势更容易弄脏马桶圈
虽然被迫给陌生人擦马桶圈确实很讨厌,但是马桶其实比蹲坑卫生多了。
不止一个研究表明,排泄物带来的细菌90%以上都会被水流冲走,并不会留在马桶和马桶圈上。而且,马桶圈光滑的表面并不适合细菌的生长,人大腿后侧的皮肤间接接触,也很难导致细菌的传播。
那么,细菌会残留在哪里呢?
答案是:随着冲水产生的气旋喷射到空中。
想要避免细菌扩散,最好的方法是盖上盖子冲厕所。新冠疫情期间,WHO也建议大家在冲水之前放下马桶盖,以防被病毒污染的飞溅物、飞沫通过气溶胶的形式传播。
当然,要每个人都在公厕里盖上盖子冲水,有点难。
〓 闭盖冲马桶细菌更少,这是真的
但蹲坑的问题,比没盖盖子的马桶更大。
蹲坑内部比马桶更平,为了避免形态导致的“挂壁”,水流往往比马桶更强劲。哗啦一声,能把大肠杆菌溅得更高、更远。
想象一下,上一个人冲完厕所,憋坏了的你急忙冲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空气中弥漫的厕所水滴和飞舞的细菌。
有研究表明,蹲坑上方的空气菌落浓度是马桶的21倍,表面病原体的数量也远远大于马桶。除此之外,蹲坑周围的表面(比如脚踏),都很容易受到污染。
除了喷射更多细菌,直接暴露排泄物的蹲坑也更加难闻,如果一不小心尿在外面。再被热心的保洁阿姨拿拖把一拖,这种令人下头的味道就会成功被带到厕所的各个角落,久久不散。
所以有蹲坑的公厕都更有那味儿。
而且,现在公共厕所里的蹲坑都比较浅。如果憋了太多尿,那么在释放自己的时候,你可能会惊恐的发现,鞋湿了,袜子也湿了……
恶心程度比擦马桶圈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桶不是敌人
除开通畅和卫生两大话题,马桶的休息意义远大于蹲坑:后者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便之处,越快越好;前者却可以在释放的同时给你精神上的休憩。
谁不想在结束一天的疲惫后,舒舒服服地坐在马桶上刷刷小视频?谁又不想工作日忙里偷闲,坐在全公司唯一一个没人看得到你的角落——厕所隔间,来一把爽快的王者荣耀呢(前提是马桶圈足够干净)?
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坐在马桶上不是休息,而是煎熬,因为:
坐着拉不出来。
他们是厕所界的修正主义者,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蹲。彷佛只有这样,疲惫的灵魂才会和菊花一起得到释放。
但马桶之所以叫坐便器,就是为了让人坐的,踩马桶圈的行为并不值得提倡。
这么做,轻则污染马桶圈,加大下一位使用者的使用难度;重则会导致光屁股摔在冰冷的公厕地板上。
更倒霉的人,可能会成为压在马桶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菊花羞涩并没什么,但有些人发展到了极端,成了蹲坑沙文主义。
其实,蹲坑与坐便共存的习惯,就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
在自动冲水装置还没有出现的古代中国,既有人蹲着上茅厕,也有人在房间坐桶。
到现在,中国内部也存在南北和城乡差异:城里爱用蹲坑,农村爱用马桶。南方多是蹲坑,北方多是马桶。
归根结底,蹲坑和马桶并不存在高低贵贱,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你愿不愿意理解别人习惯的生活方式,或者尝试新鲜的东西。
因为聪明如你一定知道,是脑袋决定屁股,而不是屁股决定脑袋。
作者 | 喜旺
来源:世界知识局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