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5-28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布达佩斯舞出我的爱情

发布日期:2023-02-04 11:11:20

美丽的布达佩斯百花齐放。河对岸的山上,紫丁香处处盛开。疯狂的匈牙利观众每晚都欢声雷动,向舞台上丢掷帽子,欢呼:“万岁!”

当晚,心中怀着溪水在灿烂阳光下潺流、荡漾的景象,我向管弦乐团提出要在表演结束时即兴舞出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舞毕,台下一阵骚动,观众们激动地猛跳着脚,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为了稍稍平息他们的疯狂情绪,我只得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跳着这首华尔兹舞曲。

有天下午,在一场朋友的聚会中,我刚喝完一杯匈牙利葡萄酒,目光即与一对迷人的黑色眼眸热切地纠缠在一起。他的眼神满是爱慕之情与匈牙利人特有的热情,一接触到他的目光,仿佛就像沉浸在布达佩斯的迷人春光中。他身材高大,比例极佳,有着亮得发紫的浓密黑色卷发。他或许曾为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雕像摆姿势呢。他微笑时,在他红色性感的双唇之间,会露出洁白的牙齿。我们第一眼见到彼此时,那股为对方深深吸引的力量,真有如天雷勾动地火。从那次的深情注视开始,我们便投入彼此的怀抱,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

他说:“你的脸庞有如花朵一般。你是我的花朵。”匈牙利语的花朵,代表天使。

他给我一张小纸片,上头写着“皇室国家剧院包厢”。那天晚上我和母亲去看他演罗密欧。他演技极佳,后来还成为匈牙利最优秀的演员。他对罗密欧那种年轻热情的诠释,俘虏了我的心。

我们相爱了。

可是有一天,当我们漫步在乡间,坐在稻草堆旁,他突然问我难道不觉得我俩各自专注在自己的事业会比较好。虽然他当时不是这样说的,但意思却是如此。我现在仍记得那个稻草堆以及我们眼前的那一片稻田,还有那刺骨的寒风。当天下午我和亚历山大·格罗斯签了约,准备到维也纳、柏林以及德国的所有城市表演。

我看到罗密欧首演安东尼的那场戏。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情景,是剧院观众为他疯狂的样子,而我坐在包厢,伤心地吞下眼泪,仿佛吞下一堆碎玻璃。隔天我就启程前往维也纳。罗密欧消失了。

我将哀伤、痛苦以及对爱情的幻灭,转化成我的艺术。我将伊菲格涅亚与生命诀别,步向死亡祭坛的故事谱成曲。最后亚历山大为我安排了慕尼黑的表演。我在那儿跟母亲与伊丽莎白会合。她们乐见我又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过她们也看出我郁郁寡欢,跟以前不太一样。

我从那时开始读叔本华的作品。叔本华写到音乐与意志密不可分的关联,这种哲学启发让我深深着迷。

在慕尼黑的音乐厅里,我也接触到意大利的音乐作品。一想到我们离边界很近,心中便涌现一股无法抗拒的冲动,于是我、伊丽莎白与母亲便搭火车前往佛罗伦萨。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2.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