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6-17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遙遠的山村/稻香

发布日期:2023-07-12 15:12:44
稻香


在那遙遠的小山村,埋藏在天山深處。四面環山,綠水繞村,高高的臺地托舉著幾十戶人家,生息在山水的懷抱中。黃山檯子,貼切而富有詩意的名字。那些重重疊疊的山脈,似乎沒有哪座叫黃山,只是繞村而過的那條河叫黃山河,傍水有個牧業村叫黃山大隊,河流出口處有個煤礦叫大黃山煤礦。黃山、大黃山,我至今鬧不清楚這些地名與大名鼎鼎的安徽黃山有什麼瓜葛?然而,黃山檯子絕不是一個沒有歷史的地方,它群山環抱,幽閉深藏的地形,高敞肥沃,水草豐茂的地貌,緣河依台密佈的數十公里長的石堆墓、石圈墓,不時出露的石磨盤、紅陶罐、綠鏽斑斑的銅錢,處處顯示著這個村莊悠久的人文歷史。儘管名不見經傳,但它歷經的過往非同一般,有著諸多待解的謎團,充滿了神秘與神奇。

這就是生我養我的村莊,也是收藏我童年所有記憶的地方。十二年,正好一打,我背負著村莊的山光風物,行走在缺少風景的人生路上。

我的小村莊就是一位王后,她是那樣豐饒安詳,寬厚仁慈,躲在大山深處,盡享陽光雨露,土地富饒,物產豐茂。母親常說:"在山裡是餓不死人的。"甘甜的山泉,遍地的野菜,所有山坡都被葳莛的草木覆蓋著,紅嘟嘟的野草莓就掩映在草稞中,閃爍著誘人的身影。只要找到幾顆,就會發現一片,野草莓是會映的。

撥開厚厚的羽衣草、三芒草或酥油草,野草莓鮮紅的卵球形聚合果掛在長長的莖上。順藤摸瓜,一顆一顆鮮美無比的野草莓即可入筐了。

紅紅的草莓

兒時記憶最深的是草原上一片一片的野草莓。每到初夏,村裡的孩子們最嚮往的就是等待草莓一點點變紅。摘草莓是一項充滿無限樂趣的事兒,找到一顆還想找下一顆,摘完一片又看到不遠處,更茂盛的另一片。樂此不疲,忘了時間,忘了自己,滿眼滿心只有閃爍在草叢中的一顆比一顆紅豔,一顆比一顆透熟,一顆比一顆誘人的心形紅果。直到小筐漲滿溢出,才肯心滿意足地收手。這時日已中天,時值中午,才感兩眼發直,腰酸腿困,雙手已是"血染的風采"--十指被草莓汁染得找不到本來的肉色。

常常這個時候,才會想起小夥伴,抬頭滿坡尋覓,山上、山下、草叢中、灌木旁,同行的小夥伴們像撒開吃草的羊兒,佔領著各自的領地,滿山滿坡星羅棋佈。先摘滿筐的,總會驕傲地放聲叫喊:"摘滿了沒有?該吃飯了!"大家才會從摘草莓的"魔杖"中驚醒,三三兩兩聚攏一起。有些手慢的,沒摘夠的,還不放過路經看到的草莓,就像沒吃飽的羊羔,邊走邊叼的吃一口路邊的草一樣。

大家總會選個遮陽的大石頭邊或大刺墩下,席地而坐,開始美味午餐。每個人都先從自己的籃子中挑出那些熟透了的草莓放在最上面,一顆一顆摘掉草莓把兒,然後掰開大白饅頭,將挑出的這些汁濃欲滴的草莓排成密密紮紮的隊伍,兩半饃對合,用勁一捏,哇,紅潤酸甜的草莓汁順著指頭流淌,白饅頭暈染的鮮紅流香,我們便大口大口地饕餮鮮美的草莓午餐,饅頭吃完了,還意猶未盡,舔舐著滿手流淌的草莓濃汁。

豔陽高照,山風徐徐,滿眼青翠,滿口留香,山坡上那群幸福的孩子從此後,永遠走不出野草莓的酸甜。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2.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