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6-17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沉默是土/侯國平

发布日期:2023-07-12 15:18:44
侯國平


外孫女冰冰,上小學四年級了。喜歡上網,和班裡的小夥伴建了一個群,放了學,先是辦作業,然後就上網,有時候,先上網,後辦作業,拖拖拉拉,沒少受大人的批評。

暑假裡,冰冰拿著作業,叫我輔導作文,誰知一進屋就管不住了,又是看電視,又是上網,一會兒玩遊戲一會兒聊天,說一遍不聽,說兩遍也不聽,最後只好聽之任之。

等到女兒下班,要來家中接冰冰時,冰冰才停止了上網聊天,然後很認真地看著我說,姥爺,你別對俺媽說,我上網了,就說我一直在辦作業。

我笑了,說你是叫姥爺說假話嗎?冰冰說,不叫姥爺說假話,說假話不是好學生。我又說,那是叫姥爺說實話嗎?冰冰說,姥爺也不能說實話。我說,那怎麼辦呢?既不讓姥爺說實話,也不讓姥爺說假話,那叫姥爺說什麼話呢?冰冰想了想說,姥爺什麼也不說,沉默就是了。

想不到四年級的小學生,就有這種生存智慧,不知道這是從網上學的,還是看電視劇看的。猛然間想起了一句名言,沉默是金。沉默並不是不想說,而是外部環境讓你不便說,或者不能說。這時候,沉默就不是金了,甚至連土也不是。

家住郊區,去市里辦事要坐4路公車,車的終點站是郊區的曹鎮鄉,車上的乘客大多是去市內遊玩辦事的村民。過去車上常有偷包的小毛賊,但自從換了新車,有了監控,上車自動投幣、刷卡,車上的小毛賊就消失了。但車上依舊熱鬧的很,村民們上車後,你呼我喊,高聲喧嘩,張家鵝李家雞,小麥大豆和玉米,永遠是議論的話題,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有時候,司機覺得吵了,就大喊一聲,小聲點,這不是廟會。但喊也白搭,村民們不理這個茬,依舊高聲議論,就象在自家院子裡一樣。

說村民們毫無顧忌地在車上大聲喧嘩,這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有時候,村民們還會保持沉默,問也不吭聲。比如司機開車到了公園南門,看見月臺上沒有人等車,就會大聲問,公園南門有下車的沒有?一連問了幾聲,也沒有人說話。司機就會不停車,直接開往下一站。

就在這時,車上一下子熱鬧起來,只見一個帶著孩子的農村婦女站身來大喊,下車啦,下車啦。司機說,問了幾遍也不吭聲,下一站吧。農村婦女不依,拍著車門要下車。司機說,不敢停了有交警,有探頭,隨便停車要罰款。就在爭吵中,車到了下一站,打開車門,農村婦女帶著孩子下了車。

本以為事情到此就結束了,誰知道這個農村婦女下車後,跑到車頭前指著司機大罵起來,都是鄉間野罵,內容不堪入耳。司機也惱了,對罵道,啥熊玩意兒,問幾遍不吭聲,裝老鱉,下了車充狗熊。車上的人都勸道,算了,算了,開車走吧。

這樣的鬧劇,絕不是個例,只要在車上,總能看見。有時候,我想,這種人為什麼要保持沉默呢?說一句我要下車就這麼難麼?胡亂中,想出這麼一句話,不是在沉默中下不了車,就是在沉默後大罵其開。我們的某些國民,包括我自己,在需要發出自己聲音的時候,往往保持沉默一聲不吭。在需要保持沉默的地方,卻又胡亂發聲,高聲喧嘩,熱鬧不已。

也許因為寫了幾篇小雜文,在工友們的眼裡就成了土秀才。廠裡那些下崗工人見面就說,你能寫,給俺反映反映困難吧,面子上過不去,就寫了不少為下崗工人反映困難的東西,結果都是瞎子點燈白費蠟。這年頭,上級領導對下崗工人,採取了耍流氓的政策,一不給合理補償,二不給生活安置,一句話就把工人解雇了,還美名其曰,解困甩包袱。所以無論你反映到哪裡,都沒有人理會。

近幾日,廠裡工人又找到我說,廠長以每畝一萬元的價格,把廠裡的十畝地賣給了房屋開發商。結果廠長在北京、上海又買了兩套別墅,而廠裡幾百名工人下了崗,一分生活費也不發。他們請我執筆給紀檢委寫一封信,把這個蒼蠅拍一傢伙。

我猶豫一下,拒絕了。這和寫雜文不一樣,雜文是創作,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而這種東西,要以事實為依據,來不得半點虛構。而調查取證,又耗費大量精力,而我又沒有這種精力。

於是,工友們就笑我膽小如鼠,虧你還寫雜文,看見個蒼蠅就害怕。說了好一陣,我都沉默了。

真的,不辨解說更好,因為一說就俗。沉默不是金,連土也不如,有時候,就是這樣。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0.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