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7-13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天价彩礼,江西真被黑惨了

发布日期:2023-10-31 10:21:16

当网上讨论哪个地方最没有存在感时,一个叫江西的省份才罕见地被提起。

江西就像班里那个成绩中等、长相中等、家境也中等的小孩,每天默默地坐在教室中间偏后位置。

直到一位故事编得绘声绘色的上海朋友发帖声称,自己被江西籍女友狠宰1888万彩礼,江西才在互联网上重新获得了负面关注。

〓 “万紫千红一片绿”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时代需要,堆成小山的钱砖能拿得出手的彩礼

“新娘索要40万彩礼惨遭新郎连砍70刀”“九江银行推出彩礼贷创全国第一”“婚礼现场新娘临时加价:我妈说不凑齐30万不走”,让江西成为连续霸榜数月的社会新闻富矿。

所以,江西彩礼真的是中国第一高吗?

江西彩礼高,无关重男轻女

中国存在高价彩礼的地方,绝不止江西。

知网上,关于彩礼的田野调查汗牛充栋,学者们几乎走遍了中国全部光棍扎堆的地方,包括河南、山东、安徽、江西、福建、陕西、甘肃乃至青海。

对于中国人结婚要给多少彩礼,有媒体做过问卷调查。

2020年,中国男性彩礼礼金平均6.9万元。江西则是11.2万元,只能屈居全国第四。排在江西之前的,是浙江、黑龙江和福建

而衡量男性支付这笔礼金的痛苦程度,还要考虑收入水平,算下来,黑龙江才是中国彩礼痛苦指数最高的省份,贵州第二,江西第三

但在彩礼上,还是江西被黑得最惨。大家这么喜欢黑江西,多半因为江西重男轻女,觉得江西人娶不到老婆纯属活该。

根据2005年的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江西省的出生人口性别比高到离谱,达到了138(正常是102-107),并把第二名河南远远甩在后面。幼儿园里23个小朋友只有五个女孩,不明真相的外地群众还以为赣省人民已经内卷到幼儿园就文理分科。

〓各式各样的转胎丸,不少含有大量雄性激素,制造了许多两性畸形的胎儿

一边是男多女少145万娶不到老婆的江西光棍,一边是高昂的彩礼费用,两相对比,有人忍不住毒舌:

呵呵,你家媳妇20年前就埋土里了

这么说其实不太公平,同时彩礼钱比江西还高的黑龙江,是中国为数不多性别比还算正常的省份。而同样性别比失衡的印度,却需要女性支付男性嫁妆,如果娘家拒绝,还可能引来一场血案。

也就是说,一个地方彩礼的多与少,其实和本地的男女比例没有多大关系

中国男性娶妻成本暴涨史

今天人们普遍认为,彩礼源自《周礼》中,结婚所必需的“纳采”。

〓青年费孝通。早在民国时代,江南水乡的男女比例就已经失调,江村15岁-25岁的适婚男青年有131个,而女青年只有108个,即便如此,江南也没有出现天价彩礼

1936年,社会学家费孝通回到家乡江苏吴江考察,并写成中国社会调查方面《江村经济》。书中记载,男女双方结婚前,会在媒人的主持下针对彩礼进行一场激烈博弈。女孩的父母会提出极高的聘礼要求,男方往往表示报价太高,难以接受。最终双方在媒人的撮合下达成一致。把价值200-400元的金钱、衣物、首饰等送至女方家里。

在富庶苏南农村,这笔聘礼虽然不少,但算不上巨款。而女方家庭往往会返还相当丰厚的嫁妆给男方家庭,价值甚至超过聘礼

据此,费孝通认为聘礼与嫁妆是双方父母对新生小家庭的资助

〓三转一响

在民国到改革开放的几十年中,彩礼也的确充满资助特征。从七十年代的三转一响(缝纫机、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到九十年代的四大件(电视、冰箱、洗衣机、录音机),都是实用品。

学者调查豫北农村彩礼现象,发现直到2005年当地彩礼超过5000元的都极少,至次年,彩礼价格一路飙升,十年后已经超过10万元

因彩礼引发的悲剧也不少,豫北陈家就因为小儿子置办婚礼背上20万债务。婚礼当晚,新郎因为彩礼问题和新娘争吵,并锤杀了新娘。当地都市报报道此案,标题是:不能承受的天价彩礼之痛。

结不起婚,到底是谁的错?

根据调查,尽管86.4%的受访者认为彩礼应该归新组建的家庭或女方本人支配,但实际上,37.7%的彩礼被女方家庭拿走

彩礼变得高昂而难以承受,于是支付给新娘的彩礼,最终又变成新娘兄弟的聘礼。

从这个角度讲,彩礼不再是费孝通理论中的对新家庭的资助,而成了纯粹的卖女儿钱

〓罗玉凤可能是中国最知名的征婚者,她并没有得到理想中的婚姻,但也通过个人努力改变了命运

今天的中国与一百年前流行包办婚姻的中国已经有了很大不同。费孝通的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在人尚且是孩童时就已经决定。而这个村落间稳定的通婚圈子早已被自由流动的人口打破。

大量人口向城市流动,农村女性完全可以选择降低彩礼标准嫁到大城市,享受都会优渥便利的生活。

而一个生活在江西山区的男性,如果没有接受良好教育成为“凤凰男”,则极少有在大城市安家置业的机会,只能通过支付高昂彩礼,赎买女性改变命运的短暂窗口。

也是因此,农村彩礼往往比城市高,越穷的农村彩礼越高,这是对女性放弃阶级跃迁机会的一种补偿

一个来自大城市的女性,很可能将彩礼视作对独立自主女性人格的羞辱,而来自农村的女性会把彩礼当成男性娶妻生子的诚意所在。

恰恰也是城乡差距的体现。

彩礼的症结,是户籍。当婚姻市场的范围扩到全国,农村乃至小镇青年就变得极其弱势,而全国范围内的性别比失衡进一步扩大了男性娶妻的成本

性别比的失衡虽然未必造成3000万男性光棍——人并不一定要和同龄人结婚,但的的确确每个人都为此付出了更高的代价。

在可预见的未来,全国范围内,彩礼价格都会越来高。

只是,当彩礼超过了绝大多数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我们还结个什么婚呢?

撰稿|杨吃草

编辑|霍 什

参考资料

1.《江村经济》.费孝通

2.《2020国人彩礼地图出炉,哪个省的彩礼最贵?》.谷雨数据

3.《北方农村高额彩礼的动力机制》.李永萍

4 . 《转 型期的中 国 农村人口高彩礼》.魏国 学

芝|士|精|选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猛戳下方在看

来源:网易号:世界知识局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0.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