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6-17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俄罗斯,真是个快活福地!| 地球知识局

发布日期:2023-10-31 10:22:40

原标题:俄罗斯,真是个快活福地!| 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NO.2546-贝加尔湖游记

文字:绯红之猪

校稿:孙绿 / 编辑:蛾

感谢我们在俄罗斯的各位朋友对本期内容的支持!

前一阵,地球知识局团队去了俄罗斯团建。我们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造访这个国家,一周的行程虽不长,但感到相当充实,还交到了当地的朋友,见识了这里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对俄罗斯民族的性格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俄罗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国度

(图:壹图网)▼

这些真实的感受,与中文互联网上流传的俄罗斯人的刻板印象有很大的出入。

俄罗斯人显然不止“战斗民族”、“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这一面,否则便无法解释这个民族在艺术、科学等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今天在此抛砖引玉,来谈谈我眼中的俄罗斯民族性格

复杂,多面的俄罗斯(图:壹图网)▼

俄罗斯民族性格中的二元对立

“俄罗斯并非用理智可以理解,普通的尺度无法衡量;她具有特殊的性格:唯一适用于俄罗斯的是信仰”——俄罗斯诗人丘特切夫。

研究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文章中,“二元对立”、“极端化”这两个词的出现的频率相当高。俄罗斯人的性格仿佛钟摆一般,从一个极端快速切换到另一个,少有我们东方人“中庸”的部分。

俄罗斯人追求不被统治的自由,历史上曾涌现出无政府主义思潮。上世纪的俄国内战,就有代表无政府共产主义的马赫诺黑军的一方势力参与;另一方面,他们却崇拜政治强人——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斯大林到普京,俄罗斯人渴望由强人领导国家。

位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一世雕像

(图:shutterstock)▼

19世纪30年代,帝俄教育部长乌瓦罗夫提出东正教、 专制制度和人民性三位一体的官方民族性理论。俄罗斯人民性格隐忍、顺从专制统治,到1861年农奴制才被废除;俄罗斯民族性格中又有激烈反抗的一面,历史上曾多次爆发人民起义。

俄罗斯人崇拜西欧的先进文明,缺乏足够的民族自豪感,帝俄时代贵族以能讲流利的法语为荣;另一方面又以“第三罗马”正统自居、渴望扩张领土,几乎将俄罗斯与“沙文主义”绑在一起。

夕阳下,圣彼得堡镀上一层金色

(图:图虫创意)▼

刚接触俄罗斯人,你也许会感觉对方有点冷漠、缺乏幽默感,但随着交往的深入,他们感情丰富细腻的一面则会呈现出来。

俄罗斯民族在音乐、文学、舞蹈等艺术领域成就璀璨,很难想象看上去冷漠的俄罗斯人欣赏艺术时会热泪盈眶。而这所谓的“冷漠”,其实是俄罗斯人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的结果。

浑身都是艺术细胞(图:shutterstock)▼

二元对立因何而来

俄罗斯民族性格的二元对立,可地理、历史、宗教、身份认同等角度分析:

经典的双头鹰图案,象征俄罗斯一头望向欧洲、一头看向亚洲,但不会有人认为俄罗斯是一个亚洲国家,尽管其亚洲部分领土面积远大于欧洲。

一东一西,两头张望▼

莫斯科大公国、沙皇俄国、苏联到俄联邦,其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始终位于欧洲。但站在伦敦、巴黎或罗马向东看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都太过遥远,更不必说还有莫斯科大公国被金帐汗国统治了两百多年这档子事。

留里克王朝的弗拉基米尔大公皈依东正教以来,东正教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塑造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东正教核心理念中的“聚和性”,为俄罗斯民族带来了集体主义。 “轻视物质享受,注重精神追求”、对上帝绝对服从等理念,多少与信仰了上千年的东正教有关。

宗教情结,深入骨髓(图:shutterstock)▼

纵观世界历史,哥萨克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族群,他们并非以民族、血缘划分,而是靠不被君主统治的自由理念凝聚。哥萨克的成员来自莫斯科大公国、波兰-立陶宛公国等地,他们当中有的是逃亡的农奴,也有的单纯就是“法外狂徒”。

哥萨克人崇尚自由、反抗封建统治、不畏强权,部族处于半游牧半军事化的状态。但就是这么一个群体,却成为周边强权的雇佣兵,或成为开疆拓土的马前卒。

俄罗斯演员表演传统的哥萨克舞蹈

(图:shutterstock)▼

为了获得广阔的领土与珍贵的毛皮、开拓东方商路,哥萨克给西伯利亚原住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也将俄罗斯从地处欧洲边陲的公国,塑造成横跨欧亚大陆的帝国。

1661年,一支哥萨克拓荒队在安加拉河畔建立了一个据点。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个小据点逐渐发展为贝加尔湖畔乃至整个西伯利亚地区的明珠——伊尔库茨克。

伊尔库茨克建筑掠影(图:shutterstock)▼

球局小伙伴在伊尔库茨克与贝加尔湖

球局小伙伴们这次主要在伊尔库茨克市、利斯特维扬卡小镇,还有贝加尔湖上的奥利洪岛活动,本次行程规划也很推荐想来贝加尔湖的网友们参考。

阳光照射下,湖面闪闪发光

(图:shutterstock)▼

在此,我要衷心地感谢接待我们的娜塔莎女士热情、周到的协助,让球局小伙伴们度过了一个愉快、充实的俄罗斯之旅。

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还是横贯欧亚的西伯利亚铁路的重要枢纽。这座城市未受到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波及,保留了很多历史悠久的建筑。

在沿线城市中,找到伊尔库茨克(横屏)▼

来到伊尔库茨克,十二月党人博物馆是必去打卡的。十二月党人是一群曾参与拿破仑战争的青年贵族军官,他们在法国期间深受进步思想熏陶,准备发动起义来推翻沙俄落后而野蛮的政治制度。

起义失败后,部分十二月党人被沙皇尼古拉一世流放至此,其中就包括谢尔盖·沃尔孔斯基公爵,而这座博物馆正是公爵一家的故居。博物馆还原了过去的装潢布置,陈列了大量服饰、生活用品和家具,在此可以一睹当年的贵族生活。

十二月党人博物馆▼

最令人感动的是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和情侣们,她们放弃了优渥的生活与贵族小姐地位,到这个苦寒之地陪伴爱人,甚至有些人再也没能重返故乡。

沿卡尔·马克思大街步行约半小时,就到了州政府所在地基洛夫广场。这里集中了大量打卡地:无名烈士墓长明火、西伯利亚开拓者纪念碑、伊尔库茨克凯旋门等等。

从高空俯瞰基洛夫广场▼

无名烈士墓长明火▼

为一睹美丽的贝加尔湖,我们乘车从伊尔库茨克出发抵达利斯特维扬卡小镇。小镇不大,基本就是沿着湖边而建。除了欣赏如大海一般辽阔的湖光山色,贝加尔湖博物馆也很值得一看。

“我们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

利斯特维扬卡的夜,感受一下▼

博物馆介绍了贝加尔湖的地理、水文和生态知识,以及帝俄、苏联、俄联邦各个时期的科考成果。馆内还饲养了几只贝加尔湖海豹,圆滚滚的非常可爱。

这是一种淡水海豹,身形“肥美”▼

奥利洪岛是贝加尔湖上面积最大的岛屿,岛上保留着原住民布里亚特人(蒙古人的一支)的人文风俗,还有神秘的萨满教信仰。

奥利洪岛风光▼

球局的小伙伴们住在奥利洪岛上最大的村子胡日尔村。这里自然生态保存良好,可以在一天之内欣赏到草原、荒漠甚至森林等景观,也可以早早出门在距离村子不远的湖边等待日出。

胡日尔村的景色,像水彩画一样▼

这日出,绝对值得早起去看▼

球局的小伙伴们乘车抵达了奥利洪岛最北端,在路边吃些简单但有特色的当地餐食(布里亚特司机大哥做的)。这里到处都有缠满彩带的萨满石或萨满柱,很有异域风情。

神秘、野性,这是贝加尔湖的另一面▼

一路给我印象很深的,还有当地人对生活的热爱。在利镇、胡日尔村,当地人会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上各种鲜花、对自己虽略显简陋和古朴的房屋进行装饰,路过的不知名小村子甚至还有花店。

利镇的乡间小屋▼

这种对生活情趣、对美好家庭生活的追求,与我“仓廪足而知礼节”的认知并不相符,刷新了我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印象。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次球局的团建活动让小编对俄罗斯民族性格、对这里的风土人情有了全新的认识。非常期待能够有一天再前往俄罗斯的欧洲部分,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去看看,未来有机会我也将会撰写更多关于俄罗斯的系列内容,敬请各位读者期待。

贝加尔湖,下次再会▼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夏虫

END

责任编辑:

来源:搜狐id:地球知识局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3.3毫秒